吱呀,声音背后蕴藏着无限可能

发布时间: 2020-09-10

吱呀APP 的产品定位是一款主打年轻人声音社交的匿名陌生人社交 APP。整体的视觉风格类似uki偏二次元,功能形态又像是一罐和Hello语音的结合。吱呀的异军突起,确实让我们重新看到声音背后蕴藏着无限的可能,尤其是在如今这个5G时代马上就要全面到来的关键时候。

前言

2018年的1月10日,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冬日。帝都北京,大风伴随着降温,可能是工作日的缘故,路上显得格外空荡,但广渠路上的竞园艺术中心内,却人头攒动,显得热闹非凡。

这一天,国内移动音频行业三强之一的荔枝FM,在这里召开了2018荔枝品牌战略升级发布会,发布会上除了全新VI系统亮相,以及D轮融资结果的对外发布外,还宣布品牌名从“荔枝FM”改为“荔枝”,产品全新定位为“年轻人都在玩的声音互动社区”,slogan从“人人都是主播”改为“用声音,在一起”,这一切都预示着荔枝正在从“语音直播”向“声音社交”转变。

转眼之间就到了18年的10月份,发布会过去的9个月内,荔枝似乎没有太大的动作。

可就在10月份的第8天,一款名为“吱呀”的语音交友APP在APP Store悄然上线,开发公司为广州吱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正是荔枝的母公司广州荔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可以说荔枝从发布会后,花了9个月终于上线了自己第一款独立的社交APP,也标志着荔枝向社交领域转型迈出了实质上的第一步。

笔者第一次听说吱呀APP时,已经是它上线后的第二个月了。偶然间刷着朋友圈,看到一个产品朋友,在打着自己参与的一个新产品的硬广,那个产品就叫做吱呀。

当时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于是跟这个通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产品大会认识的朋友交流了几句,在她的引导下也下载了个吱呀,体验了一番。不过自己当时主要是研究视频社交产品,再加上吱呀刚上线不久,所以没有过多的去深入了解吱呀,以及其背后的语音社交领域。

时间一下就到了2019年年后,这一次当我再次听到吱呀这个名字,是它在2月6号被苹果强制下架之后了。我也未曾想过短短的两个月间,当初名不见经传的吱呀APP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这几个月,吱呀经历了从总榜500位、社交榜30位开外,直接窜至总榜前100位,社交榜前10位,最高达到社交榜第4位;也是这几个月,吱呀还经历了连同母公司主产品荔枝一同从APP Store被强制下架的厄运。

(笔者问了那位吱呀的产品经理朋友,苹果只是说产品有问题,也没有明确说明,在2月6号一次性下机了600多款APP,他们还在申诉,重新提审中,但这次下架对于他们这款新的APP的前景来说算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吧。)

拆解吱呀

不管怎么说,吱呀成功的速度超乎了我的预期,不免让我又重新开始审视它,重新审视音频社交这个领域。

1. 产品定位

吱呀APP 的产品定位是一款主打年轻人声音社交的匿名陌生人社交 APP。整体的视觉风格类似uki偏二次元,功能形态又像是一罐和Hello语音的结合,不难看出吱呀的目标用户群体是所谓的Z世代年轻群体。

而根据Questmobile的2018年数据报告显示:Z世代的用户群体正在逐渐成为陌生人社交和泛社交产品的主力使用人群,相比于其他人群来说,他们更愿意尝试各类小众新潮的社交产品。

2. 用户画像

虽然网上对于吱呀的相关数据资料很少,但是威廉通过这几天的体验下来,可以大胆的推测出吱呀的用户画像:

年龄段应该在15~25岁之间; 女性用户可能稍微偏多(越纯净的社交产品,女性用户越多); 大多都生活在城市,物质生活丰富; 现在还是在上学的学生或者刚步入社会的小白; 每个人从小就已经习惯了与手机相伴,比起玩电脑更喜欢玩手机; 喜欢看动漫,喜欢二次元,喜欢打游戏,喜欢尝鲜,兴趣爱好广泛,个性鲜明; 社交关系网络还没有完全形成,渴望认识新鲜而又有趣的人,但也厌倦老大叔老阿姨们赤裸直白的性社交; 缺乏安全感,但却希望有个出处去宣泄和倾诉; 可能是荔枝的用户,喜欢听音频直播,声控。

3. 用户需求

假想的用户画像其实已经透露出了很多用户需求,例如:喜欢尝鲜,渴望认识新鲜有趣的朋友,这就需要产品去帮助他们更好更快更精准的找到并推荐好友;例如:缺乏安全感但又希望可以向外去宣泄和倾诉,这就要产品有匿名功能给予隐私保护等等。

当然,有老大哥荔枝这些年沉淀的海量用户数据,吱呀所得到的用户画像可以说是非常的精准,非常的具象,通过用户画像去挖掘、分析、提炼用户需求。再根据KANO模型,对目标用户的需求进行拆分,可以分为基本型需求(希望通过声音交友,可以保护自己的隐私)、期望型需求(可以认识有趣的朋友或者与自己有相同点的朋友)、幸福型需求(可以找到恋人、homie,具有趣味性的内消费),从而确定了目前吱呀的产品框架和核心功能。

4. 产品功能结构

为了让大家可以看得更加的清楚,笔者在这只画了一下吱呀一二级界面的功能,通过看图可以看出吱呀的功能结构极其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幼稚”,跟它的画风一样,大概是我老了,不是他们的目标用户的缘故。

三个一级底部导航分别是“聊天”、“找朋友”和“我的”,对应的主要功能就是“私聊/多人连麦”、“陌生人匹配”和“个人中心设置”。在所有的功能里,吱呀的核心功能就三个分别是“声音鉴定”、“声音匹配”和“多人连麦”。

5. 核心功能体验

(1)“声音鉴定”-音频版的个人资料

当用户注册登录完成后,会进入“声音鉴定”这个必经环节。

吱呀在声音鉴定这个功能的细节上做的还是很用心的。为了避免用户尬讲,不知道录音该说些什么,同时提高收集的录音质量,方便系统鉴定,在用户进行声音鉴定时系统会给用户提供许多话题卡片,例如讲个冷笑话,唱首歌等等。

用户录制好的声音,会通过系统的声鉴技术,挖掘出音色的独特音质,生成一张用户专属的声鉴卡。(不过插一句题外话,威廉亲测,不发出任何声音,就按住录音到一定时长,都能鉴定出一个美男子声鉴卡出来,看来吱呀的声鉴技术还有待持续打磨啊,科科~)。

而这张声鉴卡的风格和吱呀APP的整体风格一样二次元,文字语言也偏年轻化,符合年轻受众的认知喜好,除了会展示自动生成的用户卡通头像,还会展示用户的主音色、性格关键词、音色评分、匹配指数这几个板块,而这些板块就一同构成了你在吱呀中的“个人资料”。

当然,任何美好(说得更加准确地是美化自我)的事物,都是用户愿意去分享的事物。用户的声鉴卡就是如此,五个板块可以满足用户的不同的心理诉求,勾起用户想要分享的欲望。吱呀也恰逢其时地提供给了用户分享功能,让用户可以自主分享自己的声鉴卡片,又可以通过用户的社交关系去获取新的用户,而且这种获取可能是十分精准的,毕竟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声音鉴定功能除了生成了用户的声鉴卡外,更重要的是会将用户的录音生成声音瓶,而声音瓶的积累,也为核心功能“声音匹配”,提供了实现的物料基础。

(2)“声音匹配”-音频版漂流瓶

社交的本质是链接。既然物料基础已具备,接下来则是需要做的就是一个社交产品的关键部分了。如何让用户之间建立起链接?对于吱呀来说,就是用什么方式来实现声音社交?

不同的产品有着不同的方式,而这种方式可能成为这个产品的特色,甚至是灵魂,例如:探探的左划右划,或者soul的灵魂匹配等等。

而吱呀使用的是声音匹配作为用户之间建立起联系的方式,笔者把它理解成是陌生人社交的鼻祖功能——漂流瓶的音频版。

就功能逻辑而言,吱呀通过用户的声音鉴定会生成声音间的匹配度,在声音匹配过程中,系统会根据声音匹配度来推荐好友,用户只能听到对方的声音,没有其余任何信息可获取。单凭对声音的喜好,用户只要点了喜欢就可以跟对方产生联系,变成次好友关系的粉丝,进而可以与对方对话,这点和漂流瓶功能的逻辑有点相似。

而不同于最近几年流行的tinder,探探的匹配逻辑,它们首先会根据LBS给用户推荐好友,其次提供很多信息的参考,照片,兴趣爱好,身高体重等等,最后必须双方相互喜欢,才能建立联系,展开对话。但要知道的是,不论是tinder,探探的匹配也好,还是吱呀的声音漂流瓶也罢,都是一种很低效的链接方式。

不过除此之外,吱呀在匹配功能的产品细节上做的还是不错的,给简单的功能增加了不少质感的同时,还是在用户体验方面,增加了不少好感的分数。

例如:每一个瓶子代表一个用户的录音,声音瓶随着声音的播放,瓶内彩虹在波动,瓶口飘着音符; 再例如:点击声音瓶,声音瓶会被一个瓶塞塞住,播放的用户录音会被暂停,这里在交互上对现实场景有所隐喻,符合用户习惯; 还有就是当你点击喜欢之后,系统会自动以用户的身份向对方随机发送一句聊天开场话术,算是在其他方面对社交效率的一种弥补。(这点虽然有利于帮助用户提高社交效率,但是话术构思上还有待提高,“在不在”“在吗?”这种开场白,基本上算是送命开场白)

(3)“多人连麦”-音频版的群聊

声音匹配给用户之间提供了一种链接途径,但是这种一对一的链接方式显然效率极低,低到令人发指,更重要的是仅凭这一功能是无法独立支撑起一个产品的,这就是为什么探探要做朋友圈,漂流瓶要附着于微信里的原因。因为无论是哪种1对1匹配形式,都不具备持续生产内容提供给用户消费的能力,那么就无法长时间获取用户的注意力,收割用户的时间,产品的留存效果必然不佳。

而“多人连麦”派对功能就是为了去解决这一令所有陌交产品都很棘手的问题。连麦房间页面提供一个主持人和八个上麦位,主持人可以设置房间管理员,用户可以发送文字聊天,申请上麦和赠送礼物,一般房间都有设计好主题或者玩法,会对用户的行为起到引导作用,包括引导充值送礼。

目前,吱呀的多人连麦派对应该是处于运营强管理之中,暂时不提供普通用户创建派对房间的功能,各大房间的主持人应该都是从荔枝APP里给导过来的优质的种子用户或者KOL,他们不仅懂得设计主题玩法,还会调动房间的气氛。这都极大地增强了派对房间的质量和乐趣,同时有效杜绝了灰色地带的大面积滋生,维护了吱呀内部氛围和调性。

虽然多人连麦并不是吱呀的原创,陌交产品里陌陌很早就有了这一功能,富聊也正在做这一功能。

但对于吱呀来说,多人连麦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一方面,这种多对多的语音社交方式,大大提高了陌生用户之间的社交效率; 另一方面,多人连麦房间就如同翻版的QQ群,上麦用户除了生产语音内容外,还给围观用户提供了消费内容,同时多主题多玩法的连麦房本身就给用户提供了一个游戏性的社交场景和趣味性的玩法。

可以说多人连麦功能很好地帮助吱呀增加了用户使用产品的时长和粘性,提高了短期的用户留存率。

6. 小结

三个特色核心功能大致介绍完了,威廉在每个功能标题后面都备注了音频版的某某,是因为这三个功能都可以在其他的社交产品中找到一一的对应,只是将原本社交产品的传统功能给音频化了而已。

正如年轻人匿名声音社交的产品定位一样,你会发现吱呀正在尝试将语音交互作为一种主要的交互方式,来改造社交产品的传统交互方式。那么威廉可以想象,后续吱呀可以上线的功能还有很多,毕竟有数不过来的功能可以被音频化,例如社区或者广场功能等等。

但对于现阶段的吱呀来说,新功能的迭代或许还不是重中之重,产品内部的很多问题正在滋生,也为产品生态的破坏埋下了很多不好的伏笔,例如次好友关系对于对话没有限制,存在骚扰问题,还有大量广告诈骗机器人涌入吱呀,影响用户体验等等,这或许才是目前吱呀需要处理的头等大事。

吱呀的发展史

自2018年10月8日在APP Store上线的第一个版本起,短短三个多月,吱呀一共迭代了10个版本,威廉在这里结合一下吱呀在APP Store未下架前排名的发展走势,来谈谈这10个版本中一些较为关键节点的版本。

首先当然是第一个V1.0版本,主打的核心功能是“声音鉴定”和“配对约会”,当时的声鉴卡的卡通形象还是拟物化的,配对的交互也并不是现在的样子,上线排名在社交榜的655位,随后排名就开始下降直到两周后的第二个1.0.2版本上线后,迭代上线了私聊增加语音发送功能,然后吱呀的排名在社交榜500开外经历了一次坐过山车般的波动。

又过了两周,在10月29日,吱呀1.0.4版本迭代出了全新的找朋友模块,改成了现在我们所看到的音频版的漂流瓶的形式,并且不再follow探探的匹配逻辑,用户只要喜欢就可以发展成次好友的粉丝关系直接与对方进行聊天。从这个版本后,吱呀一脚迈入到了社交榜200名内。

而接下来从200名迈入100名内,吱呀整整度过了5个版本。从11月12日1.0.5版本起,到11月29日的1.0.7版本,吱呀基本都在进行声鉴功能的升级和产品细节的打磨。而紧接着的1.0.8和1.0.9版本,吱呀则花大力气在UI的升级上,全新的logo和全新的配色,拟物的卡通形象更改为现在的卡通人物形象。经过了这5个版本的打磨,至此,吱呀已经上升并稳定在了社交榜的前100名。

而后的版本更新恐怕也是吱呀最重要的一次版本迭代了,2019年1月14日的1.1.0版本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版本,吱呀迭代出了派对聊天室功能(这个功能的关键作用我在上文中有提到),从这个版本之后,吱呀一跃成为了社交TOP10的明星产品,也算是进入了公众的视野里彻底火了,虽然好景不长,2月6号惨遭苹果无情下架。

那么吱呀为什么能火呢?单就产品本身而言,笔者认为有四点:

1. 产品特色鲜明

无论是LOGO,还是二次元的UI;无论是声音匹配,还是声音派对,吱呀的特色鲜明,都是因为它产品定位和目标用户的需求所致。

如果想满足的用户对象太宽泛,特点过多,反而没有了特点。吱呀只想要去满足那一部分15~22岁的,对匿名社交,对声音社交有荷尔蒙冲动的年轻人,而个性鲜明,特立独行也正是这帮年轻人的标签,吱呀和他们保持着高度的一致。

2. 目标用户精准

我相信吱呀并不是凭空想出来的,而是站在老大哥荔枝APP的肩膀上的产物。荔枝毕竟在音频直播领域深耕了数年,有了大量的用户数据和画像,也了解他们的用户需求。

他们会发现荔枝作为一个音频直播产品很难去满足新的年轻一代荔枝用户的需求,他们喜欢更多的新鲜感,喜欢通过声音去认识同类,喜欢更多的趣味性,荔枝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年轻用户轻易地流失掉,于是就诞生了吱呀。而自己已经积累的这部分年轻的荔枝用户,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吱呀的种子用户。

因此,以这部分用户需求打造的吱呀,它的目标用户模版精准到可怕。

3. 功能结构简单

吱呀的功能结构简单到不能再简单,核心功能一目了然,这就使得上手极其容易,用户的使用路径极端短,一下子就能抓住目标用户的注意力。

要知道,不管是声音匹配,还是多人连麦,都不是吱呀的独有功能,但其他社交APP太大,功能繁多,层级复杂,反而使目标用户很容易分散注意力,很难找到自己想要的功能,这样没有快速地满足用户的需求,便没法抓住他们。

4. 派对功能的奇袭

从数据上看,派对功能的上线帮助吱呀走上了新的台阶。仔细研究吱呀的多人连麦房,你会发现一个与其他APP多人连麦房不同的现象,吱呀的派对房间里除了主持人和上麦的8人外,还有大量的用户在房间内停留观看,而且是有参与的观看,这就极大地提高了它产品本身的用户留存。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笔者认为吱呀的多人连麦房其实不等同于其他APP的多人连麦聊天房,它更像是一个直播间。吱呀派对房间主持人的高质量高素养,使得房间里的上麦用户更像是嘉宾,在参与基于房间主题的音频综艺一样,他们一同在生产优质的音频内容,而房间内大量没上麦的用户则像观众一般,享受着消费内容的过程。

这一点不是任何产品都能做到的,而荔枝的底蕴给了吱呀做到的可能。

背后蕴藏着音频社交的宝藏

所谓的音频社交,或者说声音社交,也不是新事物,从最早的聊天室,到YY,再到唱吧,狼人杀,都是音频社交产品,但是最后都难逃昙花一现的命运。

而随着移动网络4G时代向5G时代的迈进,陌生人社交领域在巨头丛生的夹缝中绽放出希望的筹码在一点一点地增加,尤其是技术的升级,给音频社交产品提供了一针强心剂。

2G网络时代,文字是信息交互的主要载体;3G网络时代,图片成了信息交互的主要载体;4G网络时代,图文和视频则是信息交互的主要载体,当网络速度变得更快,网络质量变得更加的稳定时,以视频和音频作为主要交互手段的新型社交产品或许将会大行其道。

顺便插一句,之所以没提熟人社交,是因为威廉之前就表达过早已不看好了这一领域了,至少在以手机为人机交互终端的时代,微信QQ几乎已经是熟人社交产品的终极形态。

而下一个交互终端在哪?还是跟声音有关,跟语音交互有关。

但因为国外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的成功,导致国内外大厂都将目光集中在了智能音箱的竞赛上,而笔者认为智能音箱并不是足以替代手机的交互终端,相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终端,正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各个场景中频繁使用的耳机,我看好将来智能耳机的出现,可以成为被广泛使用的人机交互终端,到那时熟人社交的格局说不定有机会再次群雄逐鹿。

继续回到正题来,过去的几个月里,笔者因为工作的原因只关注了视频社交这条赛道,忽视了音频社交的赛道。如果说去年音遇的大火,只能说是音频社交以游戏为表现形式意外的成功,那么吱呀的强势表现,不得不让我们重新审视并关注这个领域了,而且必须承认的一点是,相比于视频社交而言,音频社交类产品可能会更加成功,至少是时间的维度来讲,会成功的更早。

首先,就用户习惯来说。

视频社交存在着很高的教育成本,中国人骨子里是含蓄而内敛的,这是我多次提到的,用户对于视频社交这种同步即时的社交方式在心理上存在一时半会儿迈不过去的槛儿。陌陌很早之前就大张旗鼓地做起视频社交,但是实际效果并不佳,问题就出在时机并不成熟,用户没有被教育,因此陌陌很多的力气全部花在了培养用户习惯上去了。

而音频社交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用声音去交流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同时声音相较于匿名,不需要面面相觑,用户在使用上可以达到视频社交差不多的效果,但没有那么高的心理门槛。

其次,就使用场景来说。

音频社交几乎可以覆盖所有视频社交能覆盖,或者不能覆盖的场景,甚至是所有文字社交可以覆盖的场景。你可以观察身边的人,走路,上班,坐车,健身,人们随时可以带上耳机,边做自己正在做的事,边跟耳机另一端的对方进行交流,这些显然是视频社交无法做到的。

打破沉寂的局面,或许只需要捡起一块没人注意到的石头,音频社交就是那块等待着人去捡起的石头。

尾声

吱呀的异军突起,确实让我们重新看到声音背后蕴藏着无限的可能,尤其是在如今这个5G时代马上就要全面到来的关键时候。

可以预见,在今明两年,还有大批音频社交产品会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大众眼前,这一定会是一种新的社交产品的趋势,但究竟多少产品能成为下一个音遇,或者是下一个吱呀,或者谁能成为音频社交的No.1,没有任何人可以回答,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知晓,还是让我们静观其变吧。

 

作者:迷路的威廉,微信公众号:产品Lab(ID:championidea)

本文由 @迷路的威廉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上一篇: Distributed Digest: Monday, February 18, 2019

下一篇: Timothy Arcuri of Cowen & Company:调查显示从安卓投奔苹果 中国比例最高

Copyright © 2012-2020(tech.tipapple.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